返回

强盗贵族(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强盗贵族(终) (第1/3页)

今天正在往回赶,下午到家,明天一早老时间更新《指南录》。

    五精灵王之弓

    “你是奥托,还是莫兰?”有人在我背后低声问。

    我回头看到一口白牙的派姆,正挥剑砍击我身后的魔族。只有私下无人的时候,我,哈姆莱特和珍妮才叫彼此的真名。在影盗组织里,哈姆莱特叫奥托,珍妮叫简,我叫莫兰。

    “我是莫兰,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大家伏击的地点想到一起了。要不是路被堵了,我们还会早点”派姆笑嘻嘻的说,好像在酒吧一样悠闲。

    “我听到有人喊‘不死战神’”我犹豫了一下“难道……”

    “除了战神,谁能挡的住兰斯的箭?”提到不死战神,派姆立刻精神了,“伙计,要不是他那一箭,刚才你就完了”。

    不死战神佛拉伦尔的出现,是我们和魔族都没有预料到的。他的到来使袭击军粮行动顺利完成了。我们的兄弟死伤过半,哈姆莱特,哈奥森和我伤得都很重,好在珍妮没什么事情。

    乍一看上去,佛拉伦尔很可怕,古铜色脸庞上布满纵横的刀疤。虽然我对南方帝国没有什么好感,但这人说话做事的爽朗明快倒是很对我的胃口。手下的兄弟们见到传说中的不死战神都很激动,所以当佛拉伦尔邀请我们去他的斯帝尔城做客时,弟兄们都期待的看着我。

    哈姆莱特和我婉言谢绝了邀请。要是被他们发现帝国第一继承人珍妮就在我们中间,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得了城。战神佛拉伦尔倒不介意我们拒绝他的邀请,说只要是反抗魔族的人,就永远是他的好朋友。不过他也说我和哈姆莱特斗气很好但武技不足,趁当晚在林间休息时,教了我们几路剑法。

    也许他教的武技太难,我一路也没学会。

    虽然戴着面具,珍妮的魅力还是难以遮掩。不少人族将领对能发圣光的女魔法师大献殷勤,连战神也非常注意她,说她优雅的像个贵族。珍妮不冷不淡的说,每个人都应该是平等的,贵族并不应该比贱民更高贵。战神听了以后惊讶的看了她半天,然后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忍不住问不死战神他怎么能抵挡兰斯的箭,那家伙可是能攻击一千五百米的距离啊。战神笑了。他给我看他的月影弓,说除了武技,斗气以外,神器也同样可以增加攻击能力。如果换一把弓,兰斯的攻击距离也超不过一千米。不过他手里拿的是精灵族流传的神器――精灵王之弓。

    据说数百年前魔族用武力征服了精灵族,精灵族的不少珍宝落入魔族之手,包括前精灵王的神弓。这弓呈暗紫色,弓身布满了魔法花纹,发出的箭和光一样快,而且攻击力惊人。整个大陆能和它抗衡的长弓,只有战神的月影弓和失传已久的霓羽弓。如果我偷战神的弓,似乎不太够朋友。不过要是精灵王之弓落在我手里,兰斯这家伙就得被我追着跑了。想象自己高举精灵王之弓,追着魔族到处跑的样子,我心里无比激动。

    每天的秋天,当枫树叶最红的时候,就是魔族的赛马节。德尔菲沦陷后,魔族最盛大的赛马节就在德尔菲城举办。赛马节通常持续三天,各城市的名马和贵族们云集德尔菲,前两天是竞赛马的速度,骑手的骑术。城里的未婚少女们都会戴着精心装饰的帽子,盛装去郊外看马。城里的贵族组成一个评比团,评比出十位帽子最别致的美少女。第三天是真正狂欢的时候。十位获胜的骑手和帽子最美丽的少女会被簇拥着在城里游行,然后邀请参加国王的贵族宴会。

    当然,这一切都都是贵族的专利,与贫民无关。

    珍妮告诉我,国王的宴会上,不允许带任何兵器,不允许施展任何魔法。所有男士都要身穿打着领结,别着白金胸针的礼服,女士们都会戴镶嵌宝石的银丝珠花。如果遇到心仪的人,就赠送胸针或者珠花表示爱意。

    哈姆莱特已经嘲笑过我好多次,说我每次提到精灵王之弓的表情,都证明我生来就是做盗贼的料。当我决定在赛马节偷弓的时候,他只淡淡的说,走吧,难得你看上什么宝贝。这次珍妮用魔法改变了我们头发和眼睛颜色,我们打扮成参赛的乡村贵族,没有戴面具,大摇大摆的骑马进了城。

    老梅耶以前给的地图又派上了用场,我们很顺利找到兰斯的家。确切的说,那是一个华丽的小宫殿。因为精灵的听力比人族好的多,我们又打不过兰斯,所以我们没有敢轻率的跑进他们家。在城里溜达了几天。到赛马节第三天的时候,我们很早就去他的宫殿附近转悠,等他出门。

    我们吃惊的发现他们家门口聚集着很多人,年轻男女都有。他们也是天不亮就来在这里了。难道大家都在打这把弓的主意吗?

    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两对精灵卫兵保护着一辆华丽的敞蓬四轮马车从兰斯家的大门口缓缓驶出。马车的主人身着墨绿色的礼服,一头亚麻色的长发在微风中和谐的飘动。他悠闲的靠着车栏,优雅的向聚集的人群点头致意。身边的少女们激动的欢呼着,向他的马车投掷鲜花和丝帕。

    兰斯很高兴,因为他是整个城市的焦点。

    我也很高兴,因为我发现兰斯出门时没有带任何武器,他的侍从也没有人背着那把据说是暗紫色的神弓。兰斯的马车转弯时,我第一次看清他的样子。宝蓝色的眼眸,满月般光洁的脸,悠然华贵的神情,微抿的嘴唇又带着几分桀骜,让我想起水神殿里的战斗天使像。

    “小白脸还真长的不错”哈姆莱特悄悄的嘀咕了一句。我虽然很讨厌魔族,也不的不承认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华美俊秀的男子。这家伙背景又大,武功又高,还长的这么帅,我突然有点酸酸的,心里说要偷不了你小子的弓我就不叫“影盗”。

    围观的人都跟着他的马车向王宫的方向走了。我们绕到他家附近,看看四下无人,伺机翻进了院中。兰斯的花园没有劳伦斯家整齐的草坪和喷泉,到处是茂盛的大树,树上缠绕着不知名的藤萝,树下是扶疏的花草,涔涔的泉流巧妙的隐藏在树木之间,不少青苔丛生的大理石雕像错落有致的分散在花园里。我非常喜欢他家的花园,这么多树木都是上好的荫庇场所,偷起东西来可方便多了。

    傍晚的时候,我们兴高采烈的背着精灵王之弓,和顺手抄来的一堆珠宝回到了驻地。唯一的遗憾是我们谁也拉不开它。

    老人马甩开膀子试了几次,最后脸涨成了紫茄子色。他讪讪地说这把弓被人施加了魔法,要等月圆的时候由老鼹鼠来解决。

    “这上面的花纹很漂亮,但整个弓看起来很忧伤”,珍妮在研究弓上面的魔法时黯然地说道。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突然发觉,精灵王之弓的弦颤抖了一下。

    也许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